說說520 > 玄幻魔法 > 巔峰仙道 >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我是你的火蓮(三更)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我是你的火蓮(三更)

推薦閱讀: 云亭傳奇之中州風云   拐個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賊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萬古仙道   骨琴泣   畫圣   青玄紀   陰陽少年捉鬼記   極品修仙掌門   藍靈珠之靈峰傳   大地之皇   飲血劍  

最新網址:www.lkryaq.icu
    炙熱的空間,終消散了困惑的迷亂與仿徨,火蓮之中,傳出了清幽淡淡地聲音,隨著聲音傳蕩開來,一片片火蓮的花瓣徐徐展開。

    我是你的火蓮,

    許落一世的眷戀。

    八荒不旁顧,

    夢醒時時念,

    只開這一盞,

    碧海青天的心愿。

    ----

    我是你的火蓮,

    傾盡三生的愛戀。

    九劫而不悔,

    亙古不枯敗,

    只開這一盞,

    肆無忌憚的笑顏。

    葉長天眼角帶著淚,緊握著激動的手,凝眸看著近在眼前,從火蓮之中盤坐輕柔的女子,優美的身姿,窈窕的身影,加上毫無遮擋的玉峰,幾乎讓葉長天噴血。

    這火蓮的威力也太大了,連葉嬋兒的蠶絲都融化了。

    林輕月長長的睫毛微微抖動了下,緩緩睜開雙眸,身下的火蓮緩緩凝聚,如玉蓮臺,忽地不見了蹤影,那雙漆黑的眸子中,閃過火蓮花的光影。

    “輕月。”

    “長天!”

    林輕月側過身,看著那熟悉的面容,臉上不由地浮現出驚喜,但在轉瞬之間,便凝眸冷厲了起來,戒備地喊道:“你到底是誰?”

    葉長天微微搖頭,并沒有停下上前的腳步,直走到林輕月的面前,在林輕月那詫異與驚慌之中,將林輕月拉了起來,擁入懷中。

    “輕月,見到你,真好。”

    葉長天緊緊地抱著林輕月,眼角擔憂的淚終于在這一刻滴落下來,打濕了林輕月削弱的肩膀,瞬間的溫熱,被擠壓的溫柔,終于讓林輕月意識到,自己現在是赤裸裸的身姿。

    “別動!讓我抱抱!”

    葉長天感覺到了林輕月的掙扎與不安,只是雙臂更用力了。

    林輕月感知著葉長天熟悉的擁抱,掃了一眼周圍,這里,是天月殿外,那浴池,是自己最喜歡的地方,自己記不錯的。

    “長天,真的是你。”

    林輕月看著葉長天,臉上的淚痕流落了下來,還想說什么,便感覺身體一涼,被葉長天抱了起來,來不及驚呼一聲,人便消失在了囚牢之中。

    等到林輕月嬌羞低喘地躺在浴池之中的時候,狠狠地瞪了幾眼葉長天,順手將那不老實的手給拍開。

    “誰讓你不相信是我的,這是對你的懲罰!”

    葉長天靠著林輕月,輕輕地揉搓著那纖柔的青絲。

    “你不是被詛咒了,成為響尾蛇了,我哪里知道醒來,你又好了,還出現在我面前。”

    林輕月臉色羞紅地說道。

    “幸虧我來了,要不然你被別人看光,我豈不是虧大了。”葉長天笑著打量著林輕月。

    “想什么呢!找打了是不是?”林輕月掬了一捧水,潑在了葉長天身上。

    “好啊,你敢謀殺親夫!”

    “你干嘛,你,放開,救命……”

    “誰來救你,你就乖乖就范吧……”

    半個時辰后,林輕月與葉長天一樣,都換了一襲白衣,林輕月安靜地聽著葉長天的講述,眼神之中流淌著哀傷,目光看向星辰樹,久久不能言語。

    “長天,紫袍還沒死吧?”林輕月輕輕問道,語氣平靜的讓人不安。

    “沒有。”葉長天回道。

    “他控制過我,他傷害過你,我想用他的人頭,祭奠小小與小小逝去的家人。”林輕月看著葉長天,目光中充滿了渴望。

    葉長天微微點了點頭,上前走了一步,意念一動,紫袍、葉嬋兒、葉璇兒的身影陡然出現在眼前。

    葉長天看著迷茫之中的三人,只是淡然地下令道:“璇兒,嬋兒,退下。”

    葉璇兒回頭看向葉長天與林輕月,不由地興奮起來,閃至林輕月身邊,撲到懷里,嗚嗚地喊道:“輕月姐姐,你終于來了,你終于來了!”

    “嗚嗚,嘰嘰。”葉嬋兒一緊張,忘記說話了。

    葉長天伸手,將林輕月肩膀上的葉嬋兒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又拉開動情的葉璇兒,輕輕地說道:“等輕月辦完事,我們再敘舊。”

    林輕月嘴角微微一笑,輕輕拍了拍葉嬋兒的腦袋,又捏了捏葉璇兒粉嫩的臉蛋,并沒有說什么,而是一步步走向紫袍。

    紫袍看著走來的林輕月,幾乎是不敢相信這一幕。

    囚萬年被打開了?

    紫袍下意識地摸向腰間的玉佩,卻發現玉佩不見了,不由地眼神一狠,拿出了那金色竹片的口弦,看著步步生蓮的林輕月,喝道:“你以為離開了囚牢是一件好事嗎?也好,我正好可以借助你的手,毀滅葉長天,征服這一片世界!”

    “你想借我的手,我也想借你一樣東西。”

    林輕月停下了腳步,目光中閃著一股殺氣,審視著紫袍。

    紫袍看著此時的林輕月,總感覺林輕月與初見時不同了,至于哪里不同,卻說不上來。

    “什么?”

    “我想借你的腦袋!”

    林輕月冰冷地說道。

    “那你先去死吧!”

    紫袍吹奏起口弦,一聲刺耳的聲音劃破安寧,直入人魂。

    林輕月安靜地看著紫袍的表演,微微搖了搖頭,伸手一招,冷月笛落入手中,湊至唇邊,掃了一眼紫袍,緩緩說道:“你,實在是讓我失望。”

    笛聲嘹亮而起,一道道火蓮憑空綻開,似是蓮開的世界,眨眼之間,遍布了周圍的空間。

    紫袍有些驚訝,這一天的驚訝,幾乎超出了一生的驚訝。

    先是葉長天破解了無解的血雙瞳,后是那巨大的萬宇星辰樹,還有這浩蕩無邊的世界!

    扶桑神木的驚現,太素仙帝的傳人,葉長天的詭譎!

    六翅金蟬的鋒芒,九天玄火的恐怖!

    這些紫袍也認了,現在,林輕月出現了,而且,還抵擋住了自己魔音的控制與召喚!

    無解的存在,竟然一而再被解開!

    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紫袍收斂了最后的氣息與力量,只要控制了林輕月,那一切都可以重來!

    “你有本事解開第一次魔化,未必可以解開第二次!林輕月,來吧,讓你見識見識,半步大乘修士最強的一擊!”紫袍傲然地喊道,周身浮現出一團天黑霧,朦朧之中,紫袍的身影變得巨大起來。

    “白癡!”

    遠處的葉長天與葉璇兒同時低聲說道,然后兩人對視了一眼,會心一笑。

    在火蓮領域之中,還將身體龐大會,這種找死的行徑,葉長天不知道紫袍是不是腦子出現了問題。

    此時的林輕月,已不再是最初的林輕月。

    對火本源的掌握,火蓮法則瓶的凝聚,讓林輕月的修為一路暴漲,直接從合體期三層巔峰,攀升至了合體期六層巔峰。

    合體期六層巔峰對戰半步大乘,在別人看來或許是癡人妄想,但在林輕月眼中,差距不再是不能跨越的鴻溝!

    憑借著仙階功法、火蓮法則瓶與火法則,林輕月的戰斗力,足以抗衡合體期巔峰修士!

    眼前的紫袍雖是半步大乘,但畢竟損耗頗多,縱是以秘法提升了實力,也無法達到巔峰狀態。

    紫袍身體之上出現了一道道道紋,巨大的雙手在虛空之中劃出了血雙瞳,然后虔誠地喊道:“萬古始魔,賜予我力量吧!”

    葉長天有些緊張,這一招自己與張來大將大戰的時候遇到過,這是一種借助萬古始魔的詛咒,強化自身力量與修為的招式。

    現在的紫袍已經是半步大乘,若是再加,我去,那豈不是真正的大乘修士了?

    葉長天目光陰寒,隨時準備出手,葉嬋兒、葉璇兒也感知到了一絲緊張,目不轉睛地看著紫袍。

    紫袍虔誠了半天,也沒有見血雙瞳有一絲動靜,不由地有些納悶,再次喊道:“萬古始魔,賜予我力量吧!”

    血雙瞳安靜地懸空著,似乎是一雙眼,看著世界。

    紫袍深深吞咽了下口水,感覺額頭有點涼,貌似,好像,出冷汗了。

    我的乖乖,這里,好像不是萬古始魔的地盤,這里也沒有魔籠,這里,沒有暗黑的力量……

    “你在我們的世界里,召喚萬古始魔,是不是太可笑了?”

    林輕月看夠了紫袍的表演,雙手猶如拈花一般,拂過一朵朵盛開的火蓮,輕輕地說道:“我將燃燒你的身軀,留下你的頭顱,祭奠一個死去的人。希望你,可以成全我。”

    “休想!”紫袍大喝一聲,周身的黑氣再度涌現,一柄巨大的斧頭從空中凝聚出來,猶如劈天斬地的威勢,直劈林輕月。

    “抱歉,我不是在與你說話,而是與我的火蓮。”

    林輕月淺淺一笑,手指顫過火蓮,無數火蓮似乎受到了感知一般,瞬間疊加起來,形成了一道道火蓮墻。

    巨斧劈落,火蓮破碎,烈火驟然爆燃起來,整個空間的空氣似乎被抽空了,周圍無數的靈力蜂擁而來,形成了巨大的風旋。

    一朵火蓮的蓮花花瓣飄過了紫袍的脖頸,耳邊傳來了林輕月輕柔的聲音:“蓮花一瓣,自此不見。紫袍,恩怨仇,將從你的死,開始。”

    呼!

    蓮花火燃燒了起來,那身軀化作了黑煙,又被火蓮花湮滅,直至一絲黑霧都不存在。

    一個木匣展開,收入了一顆不甘的人頭。

    林輕月靜默地看著小小的墳墓,親自將木匣擺放在墳墓之前,悲傷地說道:“小小,謝謝你救了長天,謝謝你的善良。你想在這里睡多久,就睡多久,這里,沒有噩夢,沒有吵鬧,沒有你日夜不安的擔憂。”

    林輕月似乎回憶到了什么,目光變得越來越傷感。

    葉長天只是安靜得陪伴在一旁,沒有說什么。

    她死了,為了自己。

    像是她一樣善良的,一樣苦難的,一樣悲情的孩子,應該還有很多吧。

    落落,你一定要掀翻這個丑惡的世界!

    一定要那這無情的法令廢除!

    否則,我不介意,親自動手!

    為了這一個名為小小的人!

    “長天,接下來,我們怎么辦?”林輕月收回了傷感,整理了心情,緩聲問道。

    葉長天牽著林輕月的手,漫步在這絕美的世界之中,輕聲說道:“蘇馨、蕭入畫她們已經接近了道天府,我們需要給他們創造機會。”

    “還需要多久可以到?”

    “不好說,黑袍正帶領著四大副統帥圍追堵截,但死亡山巒實在太大,還有一些區域是道天府不曾掌握的,若不是伏后地圖,這些人恐怕早被抓住了。”葉長天感嘆道。

    “那現在,我們只能等了?”林輕月放輕松了一些。

    “可以這樣說吧。”葉長天停下腳步,看著林輕月溫柔的雙眸,緩緩問道:“輕月,你還記得飛花闕的柳梢青嗎?”

    
最新網址:www.lkryaq.icu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 護花兵王   白袍總管   弄仙成魔   飛劍問道   誅仙   修仙歸來之主宰無語   武俠之最強殺神   萬界武道   上神歸來:撿個神獸當老公   職場風塵   山野美景   游戲花叢   沸騰青春   我做創世主的那些日子   極品修仙高手(書坊)   純陽劍尊   仙俠世界   洪荒之大道滄桑   不敗劍神   武統山河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手机皇室捕鱼全民千炮 广西快乐双彩综合走势 幸运快三精准计划软件 爱股票app会员破解版 天津11选五今天第45 腾讯分分彩开奖数据 黑龙江6+1 兴华配资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股票的发行主体 新老基建板块股票 七星体育直播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选号技巧 专业期货配资公司 甘肃快三推荐号码 福22选5开奖结果 重庆快乐10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