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520 > 歷史軍事 > 暗影統領的公主妻 > 正文 第七百五十九章 祖父,活著?

正文 第七百五十九章 祖父,活著?

推薦閱讀: 云亭傳奇之中州風云   拐個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賊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萬古仙道   骨琴泣   畫圣   青玄紀   陰陽少年捉鬼記   極品修仙掌門   藍靈珠之靈峰傳   大地之皇   飲血劍  

    她發揮到了極限,只聽見了石門微微的動了動,而后竟然沒有升起的預兆!

    顏樂很不平的看著這石門欺負自己,回頭看向自己的凌繹!

    “凌繹!顏兒沒有裝柔弱!顏兒真的有用最大的力氣!”

    她保證她不是梁依凝和柳芷蕊說的那種扭捏做作的女子!

    但這會自己是真的拉不開呀!!!!

    穆凌繹被顏樂猝不及防的一句話逗笑,本來在焦灼等待的心瞬間因為她這一句話變得愉悅無比。

    “小傻瓜~我知道你盡力了,乖~”他真的沒有料到她會如此說,在意著自己如何看待她突然的失手,自己的小顏兒以前可厲害了,一人面對死士都綽綽有余,現在肯定很震驚一個石門她竟然解決不了。

    顏樂得到了穆凌繹的理解,才沒有在糾結這件事!她攥緊了手心的竹筒,卻被凌繹將手拉回來,把自己放到他的腰間去。

    “抱著我,我來。”他低低說著,而后抬手用力。

    他不想自己的顏兒再看到自己的手流血,所以用的是左手。

    這一次沒了黑暗掩飾,他不敢再將痛苦的表情泄露出來。

    但本能緊繃的身體和因為疼痛蹙起的眉宇,讓顏樂的眉心也跳動了下。

    她抬起手想要阻止的,但石門已經被打開。

    這一次,石門被打開的瞬間,竟然毫無預備的發射出一陣箭雨。

    穆凌繹的瞳孔瞬間一縮,將顏樂拉了回來護在懷里后緊貼在巖壁上,就那樣的躲避在第五石室里躲避箭雨。

    顏樂看著從眼前呼嘯而過的箭宇,看著那一根根勢如破竹的箭竟然有著沒入巖石的勢頭,緊皺著小臉搖起了頭。

    “咱們的祖輩心真狠,凌繹你看那箭,要是射在人身上,肯定還會穿身而出,再奪一個人的命。”

    她很是老成的感嘆,評論,惹得穆凌繹頓時很無奈。

    “你這個小壞蛋,這么危險的事情到你口中變得和玩笑一樣。”

    他真的無奈,因為自己的小顏兒說得和旁觀者一樣,但是剛才要不是自己反應過來,這箭是要落入他們身上的!

    而顏樂就是想到這個才如此說,而且看著這肯定認不了人的利箭,她倒是很好笑一件事。

    “凌繹~剛才顏兒要是沒有被你拉過去,應該就被射死了,那祖輩在地下不知道會不會驚起,心痛自己害了后代。”她聲音悠悠的說著,小指頭在終于停下來的過道里小心翼翼的探了探,見箭雨已經停下,回頭看著自己的凌繹繼續說。

    “而且凌繹,這是穆家筑建的地道,是穆家想的機關,那出事就是穆家爺爺們害的!爺爺們要害得自己的小孫兒沒有娘子了,唉~罪孽呀~凌繹~快抱緊顏兒~顏兒不離開你!”

    穆凌繹真真是被自己的顏兒氣笑了,她怎么可以將死一再的往她身上扯,但抱住了她,貼上來,的,身子,他根本氣不起來,反倒很好笑她說話的語氣突然變得和說書一樣。

    他失笑著,無奈著,想開口教訓一下說話不吉祥的小顏兒,但卻被突然驟起的腳步聲打斷。

    穆凌繹眼里瞬間蒙上殺氣,看著向石門出竟然有人走出來!

    那人一身黑衣,一頭銀白的頭發和滿臉的皺紋昭示著他的年邁,但他身上的衣服卻一點都不破敗,也和當代的衣服一樣正常!他的胡須很長,應該是蓄了很多年。

    他的目光里含著不滿和訓斥看著自己和懷里的顏兒,無視自己的敵意和殺意,最后一直盯著自己的顏兒。

    穆凌繹極為不滿自己的顏兒被如此對待!就算他莫名的覺得這人的威嚴凌駕在自己之上,但他都沒辦法認同。他想開口要他不要對自己的顏兒如此,就被他打斷。

    “小丫頭,你這話是故意寒磣我的吧。”他眼里含著不滿,語氣也是不掩飾的抗議。

    顏樂聽到聲音并無一點的驚訝,她從自己的凌繹懷里出來,看向氣勢凌厲的老人,努努嘴笑了笑。

    “前輩說笑了,晚輩不敢,晚輩說的是穆家的爺爺們~”她說得謙遜,也說得不服氣!

    穆凌繹很是驚訝顏樂的反應幾近自然,她竟然是知道這兒有人的!

    他低頭看向自己的顏兒,將她重新往自己的懷里拉。

    “前輩是何人。”他雙手護著顏樂,冷冷的出聲,不想自己的顏兒暴露出來,然后提防這個老人出其不意,自己就可以保護好自己的顏兒。

    老人聽著穆凌繹的話,眼里跳過無奈,很客觀的敘述出一件事。

    “孩子,你沒這個小丫頭聰明。”

    顏樂的思緒轉得特別快,在聽清楚老人話的時間,便出聲。

    “我是我家凌繹教出來的,他才是最聰明!”她可不能讓人看輕自己的凌繹!

    老人沒想到顏樂會那么機靈的維護穆凌繹,眼里掠過微不可查的笑意。

    “恩,我沒有異議。”他可不想推脫,自己的孫兒聰明自己驕傲。

    穆凌繹從對顏樂的不解里出來,看著眼前的人,懂得一件事。

    他扶著自己的顏兒站好,而后鞠拳俯身對著老人行了一禮。

    “晚輩穆凌繹見過穆家長輩,不知凌繹對您該如何稱呼準確。”他從自己顏兒和他的話里已經聽出來了,顏兒無端的報怨起穆家的祖輩來,是因為在石門打開的一瞬,正對著第六間石室的她看見了這位前輩。她其實是真的有一點生氣,因為這位前輩明明在里面,卻任由著暗器機關被啟動。

    穆天拓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站在自己的孫兒面前承認他自己的身份,轉身掩飾眼里的動容。

    “無需多禮,以后按輩分叫我一身祖父便好。”他沒有過多的言語,但這簡短的一句話夾帶了太多的沉重。

    他穆天拓隱姓埋名半生,努力踐行著好友的遺愿,更期望在這已經亂了天的云衡里找到自己兒子兒媳的真正死因,他不懂當年的兄弟之情和盟誓到底在哪出了變故!

    穆凌繹聽到穆天拓的話后,陷入了很深的沉寂里。他不知道自己該懷著什么樣的情感?自己的祖父,活著?他四十年前就已經被宣告了歸天!那自己的父母呢!他們有沒有可能活著!他突然覺得眼前的人恍如幻覺!因為太不可思議了!

    穆凌繹愕然的抬頭,看著祖父的背影莫名的不知所措起來!

    穆天拓以為穆凌繹在怨恨他這四十年來的不作為,心里懷著愧疚不敢強逼他尊稱自己祖父,轉頭要和他說一些事情。

    顏樂感受到穆凌繹作鞠的雙手開始顫抖,抬手將他的手牽住,扶著鞠身的他站直。

    “凌繹乖~緩一緩~穆爺爺是真的,不會消失。”她輕聲的安撫著緊張過度的穆凌繹,心疼他心里壓了太多的事情,現在面對突發的狀況,一顆心全亂了!

    穆凌繹聽到了顏樂的聲音,目光極快的移到她的臉上,跟在觸及到她心疼自己的目光時,將她緊緊的抱住。

    “顏兒...顏兒是真的。這一切...也是真的,不是幻覺,對嗎?”他感受著顏樂傳遞給她的溫暖,感受著她給予自己的愛意,心漸漸的平復下來,漸漸的愿意去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顏樂被穆凌繹一問,瞬間重重的點頭。

    “對!凌繹別怕!這是真的!穆爺爺是真的,他是人,不會吃人!別怕哈~乖~”她急切的哄著他,想讓自己的凌繹接受起來不那么的悲傷,都口不擇言了!

    穆天拓在一旁,看著兩人竟然又是不顧禮義廉恥的抱在一起,還暗喻自己是什么?鬼?妖怪?重重的咳了聲。

    “咳!小丫頭,說話注意點!”他矯正她,更提醒她。

    “小姑娘言行要端莊,和繹兒說話不要和哄孩子一樣,他是男子漢!”

    他如同長輩一樣的提醒著他們,與之前對他們有過禮節要求的人和想要他們收斂點的人都不同。

    是出于對孫兒們的督促,對他們的提醒,畢竟是過來人,喜歡傳授自己的人生經驗,不想他們被指指點點。

    穆凌繹的心在顏樂的安撫中已經恢復,他聽著一聲比一聲真切的聲音,松開了自己的顏兒,牽著她和自己看向祖父。

    “凌繹見過祖父。”他鄭重尊敬的出聲。

    話落,他看向自己的顏兒,教著她。

    “顏兒乖~叫祖父。”哄人的語氣傳遞到了他的身上。

    顏樂看著穆凌繹甜甜的笑著,重重的點頭后看向穆天拓,乖巧的出聲。

    “靈惜見過祖父,”她聲音甜甜的叫著,有著討好老人的自然。她有皇奶奶,她懂老人家都是喜歡小輩尊敬他,親近他的。

    穆天拓看著兩人,舒了口氣,點了點頭。

    “恩。”他應了聲。

    而后,石室陷入了絕對的靜默。

    顏樂的嘴角僵硬的扯了扯,抬頭看看自己的凌繹。

    穆凌繹緊蹙著眉心,他又太多的想問。

    但對于突然出現的祖父,他覺得應該得祖父先說。

    他離開穆家四十年,肯定是因為很重大的事情。

    自己不懂是因為什么!所以真的不知道該從何問!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 護花兵王   白袍總管   弄仙成魔   飛劍問道   誅仙   修仙歸來之主宰無語   武俠之最強殺神   萬界武道   上神歸來:撿個神獸當老公   職場風塵   山野美景   游戲花叢   沸騰青春   我做創世主的那些日子   極品修仙高手(書坊)   純陽劍尊   仙俠世界   洪荒之大道滄桑   不敗劍神   武統山河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手机皇室捕鱼全民千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