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9 章

推薦閱讀: 云亭傳奇之中州風云   拐個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賊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萬古仙道   骨琴泣   畫圣   青玄紀   陰陽少年捉鬼記   極品修仙掌門   藍靈珠之靈峰傳   大地之皇   飲血劍  

最新網址:www.lkryaq.icu
    就在跪下去的時候,一雙手扶住了顧上銘,那人穿著紅色的鳳冠霞帔,顧上銘抬頭看去,腳一軟就給跪下了。

    顧上銘內心淚流滿面,完全已經otz了,顧上銘覺得有必要拿把刀子來把自己的眼睛剜了才能平復他心中的激dàng之感。

    斂天瑟根本沒有理堂中的場面,徑直的走到了上位,坐到了顧錦牌位的旁邊,默默的掩面,不去看堂中的場面。

    顧惘穿著鳳冠霞帔,面癱的站在顧上銘的面前,扶著不讓顧上銘跪下,但是不知道為什么,顧上銘還是給跪下了。

    “咔嚓!”有杯子落地的聲音。

    “咔嚓!”有杯子在手中被捏碎的聲音。

    跟著顧惘一起進來的靄乾覺得自己真的應該放手了,面對著這樣的顧惘,不說小苗,就算參天大樹都得折了,他只想要默默的掩面站在一旁去,顧惘已經是整場的焦點了,沒有人能搶去他的風頭。

    斂天瑟把顧錦的牌位抱在懷中,模樣十分的蕭瑟,心中默念‘顧錦你聽我解釋!我很支持上銘和嘴角喜歡的人在一起!所以我把顧惘內定成兒媳fù了,但是你原諒我!原諒我!我不知道這貨腦回路整個都已經壞掉了!他居然穿著新娘子的鳳冠霞帔上了柳絮山莊!’

    斂天瑟只要一想到自己在路上看見顧惘穿著鳳冠霞帔策馬奔騰就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他很想跪地捧土,繼續瘋癲悲苦的摸索著:“節cāo,節cāo,啊啊啊啊節cāo,不要離開我!”

    他現在好想要拆散他們兩個怎么破?!!怎么破?!!

    顧上銘很長的一段時間都沒有心理活動,他整個人都已經空白了,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第一反應是還正常的神經弧做出的反應。

    顧惘終于回來了!

    而當顧上銘徹底蘇醒過來的時候,各種神經弧也蘇醒了。

    顧惘他終于回來了!但是這不是重點啊!他穿的的什么玩意?!誰來告訴我!!誰來告訴我!!!

    顧上銘跪在顧惘的腳下,被顧惘扶了起來,但是當看清那鳳冠下的那一張臉,顧上銘的腳一軟又要跪了下去。

    這貨絕對不是他家的顧惘,絕對不是!

    顧上銘仰天四十五度流淚滿面,感受到迎面來微涼的風,心中流血而哽咽的說出了一句話,‘還我顧惘來,妖孽!!!’

    第九十九章

    整個場面都靜默了,沒有人說話,原本熱鬧的場面也沉寂了下去,只是因為反shè弧的長短不同,瓷器碎裂的聲音在斷斷續續的響起。

    咔嚓過后又是一聲咔嚓,這樣維持了很久一直沒有斷,凌云掌門,覺得他們已經可以退休了,經過此次的打擊,他們的晚年應該都沒有辦法可以幸福了,大概一生都會被凝固在三觀被刷新的這一天吧。

    柳珍發現了氛圍的不對勁,伸手揭開自己的蓋頭,柳震軍在一旁呵斥了一聲:“珍兒!”她現在揭開自己的蓋頭成何體統。

    但是卻半點沒能阻止柳珍的動作,揭下那紅蓋頭,柳珍姣美的面容露了出來,她頭上沒有其他的發飾,只有一把素凈的銀梳子chā在發髻最中央鳳冠的位置,上面的細小花朵層層疊疊。

    她很久之后都在記得那個場景,在她皈依佛門靜渡余生的時候,那都是一個一生難忘的噩夢。

    她看向顧惘,審視著顧惘的穿著,她是在場第一個維持著自己表面平靜的人,問道:“現在還需要我嫁給顧上銘嗎?”

    顧惘道:“不好意思,你不能嫁給他了。”

    柳珍的表情沒有任何的詫異,輕輕的恩了一聲,那樣的眼色就像是在說,你都穿這樣了怎么可能讓我嫁給顧上銘。

    一旁的柳震軍見得顧惘如此,從柳珍哪里知道了他和顧上銘的關系,自然知道事情不好,何況現在在看見這樣的情況,雖然被刷了三觀,但是利益當前,他喝道:“顧惘!顧上銘結不結婚你如何得做主?!別在這里搗亂!!!你一個男子,如此又成何體統!”

    而一旁被扶著的新郎官,他怔怔的看著面前的人,冷冽的眉眼,他也在看著他,兩人的眼神對上,無聲的凝固,在沒有任何其他的聲音。

    一旁看著的人都不敢出聲了,一種腦容量不夠的感覺充斥著諸位正道掌門的腦中,旋即就有人反應過來是什么情況了,卻也不敢出聲,只是在一旁看著。

    柳珍解開自己身上的紐扣,把華貴的喜服從身上脫了下來,一顆顆的解開紐扣,柳珍把自己從那繁重的衣冠下剝離了出來,她里面穿著素白的羅裙,看起來竟像是早就準備好了的一樣,柳珍把喜服遞到了顧惘的手中,道:“這衣服不該給我穿。顧惘,顧上銘和我成親是因為我騙了他,如果他不和我成親,你就不會回來,只有我們成親后,你才會回來。”

    說著柳珍一頓,露出清淺的一笑,素凈得像是茉莉一樣,繼續道:“顧上銘是因為愛你才和我成親的,他,很愛你。”

    顧惘穿戴著鳳冠霞帔,看向剛剛脫下鳳冠霞帔的柳珍道:“這一點,我一直都知道,他愛我,我比他愛我還要愛他。”

    柳珍聽得顧惘的話,默默的離開了大堂,她現在不能留在這里了,她想要在這里懲罰自己,但是現在,她不能在這里妨礙顧上銘和顧惘,相愛的人不應該受到阻礙,僅此而已……

    柳震軍大喝:“柳珍!你去哪里!現在是你的人生大事的時候!你怎么能離場!”

    柳珍回頭看著柳震軍道:“爹,這是我這輩子最后一次用這個稱號叫你了,我相信過你,不管你是什么樣的人,我都相信過你,可是因為相信你,楊沂死了……我不想追究什么。”說罷頭也不回走出了大廳。

    她穿著素白的羅裙,她頭上戴著滿是細小花朵的銀梳子,她很累了。

    她是場中唯一一個維持了平靜的人,雖然此事在她心中還是烙下了不可磨滅的痕跡,但是大約是她沉浸在悲傷中吧,即使是這樣的事情,她都沒有半分做出什么詫異的表情。

    柳震軍愣愣的站著,她知道了,她知道楊沂死了,但是卻那么冷靜,冷靜得絕望,卻沒有半點想象中女子的脆弱,她的女兒,如此的像他。

    看著那身影慢慢的走了出去,柳震軍連忙帶著自己的人追了出去,這場親事,成了是佳話,不成就是笑話了,顧家已經不要臉了,但是柳家丟不起這個臉。

    而在顧家的大堂,那個冷漠堅毅的少年,一身鳳冠霞帔的出現在了成親的大堂,面上還是以往的神色,仿佛還是穿著玄黑色衣冠時的面癱少年一樣。

    但是,但是,但是……明珠垂到他的額上,紅色的穗子掛在衣角出,然后……他還是在冷漠的面癱著。

    顧惘在顧上銘站起來后,不顧顧上銘目瞪口呆的模樣,跪在顧上銘的面前,面癱的仰頭看著顧上銘道:“顧上銘,我不應該因為那些還未發生的擔憂就離開你,現在我回來了,你愿意娶我嗎?”

    然后轉頭看向斂天瑟,道:“我已經是爹的內定媳fù了,這次爹上柳絮山莊就是為我主持公道來的,你到底是什么決斷,有爹給我做主。”

    顧上銘轉頭,僵硬的看著斂天瑟,只見斂天瑟掩面,不敢面對顧上銘,得不到斂天瑟回應,顧上銘把頭僵硬的轉了回來,看著穿著鳳冠霞帔的顧惘跪著問他娶不娶他,而且還說要爹做主什么的,并且還是那個面癱的模樣,他的眉眼還是很冷冽……

    顧上銘心中狂暴,到底發生了什么?!到底發生了什么?!

    對,顧惘不是二十年后來的嗎?一定是最近因為星月同天的異象,他開始出現了異常的精神反應了嗎?

    一旁的水長天和殷折天發生自己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大場面,地上碎了一片的茶盞,他們從一開始的無法接受而變成了現在的喜聞樂見,要知道三觀被刷新的速度和掉節cāo的程度是同等的。

    水長天和殷折天整個人縮到了椅子上,捂著嘴狂笑,卻又不能發出聲音,眼角都已經憋出了淚花,活了那么大,他們托顧惘的福,第一次感受到了笑得小腿肚子抽筋的感覺。

    顧上銘看著一旁冥宮和仁知閣眾人喜大普奔的模樣,第一次覺得默默低頭不發表任何表情的各正道掌門要順眼很多。

    顧惘卻還是很淡定的看著顧上銘,問道:“你娶我嗎?”

    顧上銘看著跪在腳下就差luǒ上半身再背個荊條的顧惘,顧惘心中在狂刷屏,我娶你,我娶你,我娶你……,然后他……有些無奈的的聳肩道:“我娶你。”

    雖然口氣很無奈,但是顧上銘的眼中都有著滿滿的喜聞樂見,他本來還以為自己被顧惘壓了,以后要是成親肯定是他嫁顧惘娶,卻沒有想到現在還有機會反抗一把。

    可以看出顧惘滿滿的誠意,何況他既然回來了,還是穿著鳳冠霞帔回來的,他有什么理由拒絕呢?

    一種狂暴又無奈的情緒充斥在正道各掌門的心中,還有一些看見顧惘穿女裝,心中‘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他們不是在嘲諷!真的不是!他們是在無奈而尷尬的笑。

    見得那邊都答應了,禮倌抹了抹自己臉上的汗,很有敬業精神(心理素質過硬)的繼續喊。

    禮倌的聲音傳來,他喊道:“一拜天地!”

    顧惘和顧上銘轉身,丫鬟把軟墊放在他們的身前,兩人跪下,對著天地一拜。伴隨著嚇掉了一地的下巴。

    “二拜高堂!”

    顧惘和顧上銘起身,轉向了高堂,對著斂天瑟和顧錦的牌位,顧上銘猶豫了一下,然后和顧惘一起跪了下去,對著堂上的父母磕頭。伴隨著一眾不忍直視的眼神。

    最后一聲夫妻對拜,禮倌看著堂中的兩人,夫妻對拜?夫夫對拜?第一次遇見這樣情況的禮倌搞不清楚應該怎么稱呼,他糾結又結巴的道:“夫……夫……夫……夫”到底是夫妻對拜還是夫夫對拜啊!!媽蛋我不干了喲喂!

    禮倌實在是搞不清楚,內心放棄治療的直接道:“對拜!”

    兩人互相的面對著,看著彼此的臉,慢慢的跪了下去,躬身磕頭,無比虔誠,只有顧上銘在兩人面對面跪著的時候,看見顧惘的面癱臉,和垂在他額頭上的明珠,和頭上各種嵌滿寶石,以及再看到那張面癱臉,以及搭配著那衣服和頭冠看見他那張面癱臉,顧上銘的內心吐槽系統因為第一次遭遇這樣大的強度挑戰,已經開始語言混亂了。

    禮倌覺得自己完全被世界的惡意擊倒了,接下來他該說什么呢?送入洞房??但是還沒有等他說出口,顧家團的人就自己叫囂起來了,“送入洞房!送入洞房!”

    顧上銘看向自己身旁的顧惘,心中默默的想,既然是自己娶了顧惘那么入洞房自己是不是可以逆襲,是不是可以喜大普奔的奔向反攻成功的路?從此以升職加薪,迎娶面癱受(這個是顧上銘一輩子都不可能實現的事情。),辭去ceo,走上浪跡天下的蜜月人生巔峰。等等等等一攬子系列的幸福人生???

    顧上銘看向顧惘比自己高半個頭的個子,想著要不要把他抱進洞房,畢竟是自己娶了他,一旁的中年禮倌終于擊破了自己的下限,喝道:“送入洞房!”

    顧上銘伸手想要抱起顧惘,結果動作沒有顧惘矯健,一手被顧惘撈進了懷里,穿戴鳳冠霞帔的顧惘把穿著新郎服的顧上銘公主抱在懷中,朝著婚房進發。

    天際紅霞漫漫彌天,延展出一片霞光紅云,原處的青山已經不再那么綠了,楓葉的顏色和霞色融合在一起,這是這個秋日最溫暖的一天,漫天的如火如荼,艷麗的顏色從天際銜接迤邐到了山莊里面。

    -完-

    -------------------------------------------------------

    訪問小說分享者(漢子)的書庫,閱讀更多TA分享的書籍!

    地址:http://www.shuoshuo520.com/u?id=12

    也可以百度搜索或者訪問www.shuoshuo520.com

    -------------------------------------------------------

    說說520免費小說閱讀_www.shuoshuo520.com
最新網址:www.lkryaq.icu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 護花兵王   白袍總管   弄仙成魔   飛劍問道   誅仙   修仙歸來之主宰無語   武俠之最強殺神   萬界武道   上神歸來:撿個神獸當老公   職場風塵   山野美景   游戲花叢   沸騰青春   我做創世主的那些日子   極品修仙高手(書坊)   純陽劍尊   仙俠世界   洪荒之大道滄桑   不敗劍神   武統山河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手机皇室捕鱼全民千炮 南山铝业股票行情 甘肃快三推荐豹子 福彩东方6十1怎么玩 宁夏11选五开奖前三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今 黑龙江22选5奖池74期 15选5今晚专家预测推荐 天津快乐10分专家 黑龙江快乐十分技巧投注技巧 股票权重怎么看 湖南福利彩票快乐十分下载 投资权重计算公式 白小姐中特网四肖选一肖 秒速时时彩app下载 三分赛车开奖计划网 聚富视界软件